购物车 (0)  
亲,您的购物车空空的哟~
去购物车结算
其他帐号登录: 注册 登录
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日 :8:30-20:30
联系方式

联系人:叶女士

电 话:15049751015

邮 箱:2055769291@qq.com


website qrcode

扫描查看手机版网站

人在旅途——记2017呼伦贝尔马背之旅


少有人踏足的游牧之路
少有人看到的真正草原
少有人经历的马背旅行
策马跨过呼伦贝尔草原
扬鞭马背行程100公里

正是这段宣传文字,吸引了我的注意力,终于西藏和呼伦贝尔之间做出抉择,来了一次白日信马由缰、夜晚仰望星辰的马背之旅。





日期:7月27日-7月31日
组织者:马背旅行
费用:团费6500元/人,含马匹、护具、接送机、住宿、餐费,不含往返机票。
领队:叶姐。

出发前,先是统计参加者的骑马经验、身体素质,为挑选合适的马匹做准备。
我如实回答,去年在
川西骑过四个小时。那是从长坪沟甘海子到木骡子营地,一匹十九岁的川马。
于是,在临时组建的马背游微信群里,我被归入了小白一类。是的,这种四个小时的经历,在领队眼里,可以直接忽略。



讨论到
呼伦贝尔的天气时,小西叹了口气,“唉,预报有雨耶。”
我问,“下雨怎么骑马?”
叶姐回答,“草原上很难长时间持续下雨,以阵雨为主,但到底天气怎样,谁都无法预测,只能看运气喽。”
随后,就扔出来一堆露营要点、搭帐篷流程、野外骑马注意事项以及若干小白必读。
记得当时,我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小白必读里面的骑马姿势上了。
追着问叶姐,怎么有那么多骑法?什么
蒙古式、英式、西部骑法……记不住呀。能跑起来不就行啦,我们又不是专业的。
叶姐回答,“额,学院派比较帅。”
我大笑,“跑起来怎样和我无关,重点是,摆拍帅就行,我选择摆拍帅的姿势。”
叶姐捂脸,唯有点头。



Day1 集合:7月21日


飞抵海拉尔机场时,已经有车辆来接了,从机场到黑山头马场,要两个半小时左右。那天,正点到达的航班少之又少。我的航班也晚点,然而,抱怨天气时,看到Julia在群里说,她的航班还不知道几点才能起飞,又庆幸自己的运气了。
上车,闲聊。
有位大哥问,这个小队多少人?



我不经意地回答,领队说,11个人,其中10个骑马的,1个跟车的。
那大哥笑了,“我就是那个跟车的。我老婆喜欢骑马,但是我不骑,我专门陪她的。”
哎,被拍了一脸狗粮,有点尴尬。
这还只是开始,这对CP,后来天天撒狗粮,把我们虐得不要不要的。我想,应该叫他“宠妻狂人”吧。
他老婆的网名是“涅槃重生”,后来骑的那匹马,我们起外号叫“闪电”,所以有时候也叫他老婆闪电姐。她号称骑了十年马,对,每年都骑,加起来不超过五小时(捂脸)。
幸亏,小队里只有这一对儿秀恩爱,多了,真受不了。
介绍一下其他成员。



宁宁,妹子。自幼学习骑马,英式骑法六年,小队骑术第一人。

冰冰,妹子。清华理科在读,擅长体育。宿营间隙居然还会和蒙族教练摔跤,掰手腕,有多次野骑经验。



小西,妹子。嗯,我还是喜欢叫她香香公主,因为后来Role-playing,她扮演香香公主,也是我调戏的首选对象。学过骑马,颇有经验,自备骑手服,花边,收腰,很有点小说里旧式
英国淑女的样子。



Julia,妹子,无经验,来自
上海,最晚一个到达。极有韧性,从开始的小心翼翼跟着第二梯队,到最后一天追进第一梯队,胜利骑完全程,值得佩服。
萧姐及九岁的女儿,母女组合。出发前,妈妈临时上过两节骑术课,小朋友上过五节。实践中,小朋友可以平稳坐在马鞍上,会独立控马。



流星,西部玩法的拥护者,全套牛仔装。牛仔帽,牛仔背心,牛仔挎包,马靴,红方巾。乍一看,像穿越到了
美国西部。开玩笑要借用他的衣服拍照,他回答,“当然可以,不过,这四天我不换衣服的,你们别被馊汗味吓到就行。”他说,要是没这样一套行头,都不好意思说自己玩的是西部骑法。因为给自己的马儿起外号叫“流星”,所以我们也这样喊他。这是个逗比,他和涅槃的抬杠,总是能让大家哄堂大笑。他的骑行经验也很丰富。



镖客,流星的同伴,看上去满酷的,不爱说话,可是时不时总冒出一句惊人之语,属于闷骚型。
鹏哥,宁宁的同伴,旅行结束之后,大家都怂恿他向宁宁求婚。
小队一共十一人,不对,说错了,加上小朋友十二人。
工作人员配备八位,队长叶姐,江浙女汉子;周周,专业摄影师;哈教练、刘教练,蒙族马术高手;三哥,骑摩托车,负责捡人;毛毛,越野车司机;三叔,房车司机;飞飞,后勤。


小八,你是我的


下午,马场试马。
因为马儿要陪伴自己走过一百多公里,四天的行程,而且无特殊情况中途不得换马,所以试马是必须的。


虽然事先就叫嚣,“我要一匹纯色的马,全黑或者枣红都行,要健壮能跑的。”然而,当驯马师把栗色的“小八”带到面前时,一下子就喜欢上了。整个队里,“小八”不是最漂亮的,但是,最合眼缘。上马,在马场里走几圈,它不嫌弃我生硬的指挥。下马,抱抱它的脖子,对着它的眼睛说,“你是我的了!”

每匹马,都是针对参加者提供的资料匹配的。比如我,属于小白,于是,配给我的“小八”善于跟随,不是头马。用术语说,就是那种好拉、好走、腰软的马。



烤全羊、会用刀子的妹子、马头琴


晚餐,算是第一次小队聚会。除Julia还在机场耽搁外,剩下的人都到齐了。
开吃前,是烤全羊仪式。要请特别嘉宾下第一刀。所谓特别嘉宾,就是点这只羊的客人。
我们人少,只点了烤羊腿和手抓羊肉,仪式么,看看就好。



随着羊肉上桌的,是十几把刀子。
嗯,草原上吃肉,必须用刀子。这第一餐,妹子们多少有些矜持,于是男人们发挥绅士精神,把肉切成小块,放在盘子里,让妹子们享用。后面么,越来越熟,最后一天在八妹家吃散伙饭时,大家都是双手齐上,抢刀子割肉的。味道,不用我描写,呼伦贝尔的羊,真正的羊。
例外的是冰冰童鞋。
冰冰坐在流星旁边,据流星的回忆,当时她一边嘴里快速地嚼着东西,一边问,“你是群里哪一个?”




流星打开微信,指了指,“这个是我”。
冰冰也立马指了指她的头像,“这是我,加我。”
好霸气的妹子呀。
加完之后,流星就开始观察。发现,2、3平米空间都不够冰冰吃饭的。那膀子挥开了,羊腿剃得干干净净。真心会用刀子!

敬酒歌,唱了一遍又一遍,领队说,如果要喝酒,就今晚喝。明天正式开始穿越,规矩是骑马不喝酒,喝酒不骑马。
怎么听起来和开车一样?

饭罢,廊下,草原汉子在拉马头琴。宁宁和汉子套了套近乎,把马头琴骗到手,自己坐下,试弦。嗯,能拉出音阶,但是不成曲。后来才知道,这小队里,三个玩乐器的。宁宁,涅槃,小西,都会古筝。宁宁甚至带了一支横笛,来做草原美拍的道具。如果有机会,能让她们合奏一曲该多好。




篝火,映红了的笑脸


夜,去看篝火,一个人。
问房东,在哪里。
房东说,顺着焰火的方向,跟着人群走,就对了。

烟花,漫天,为谁开?
就在路边,痴痴站着。
天空是亮的,被烟花照亮,我的眼睛也是亮的。
没有特定的娱乐对象,那么,可以想象成,漫天,烟花,为我开。

跟着人流,汇集到了野地里,一个用栅栏圈起来的地方。
不需要买票,但是要亮出手腕。
吃晚饭时,饭店里给每个人手腕上打了个戳。当时,还以为是那种小孩子玩耍的,五颜六色的动物或者花花草草,盖上是为了漂亮。可是压根就没看出图案,觉得印章缺油了,没好意思问。这个时候,才明白,原来是夜明的,篝火晚会入场券。不需要额外花钱,只要是当晚,在小镇的游客,都可以进场狂欢。

场地中间,那么高一堆木头,泼洒上不知道是油还是酒的东西,点着,火苗瞬间窜上来,映红了每个人的脸。
开场是巫师跳颂舞,男巫,戴面具,持手鼓,腰系铜铃,跟随节拍,口中还吟哦着一些听不懂的音节。扭腰,仰身,下俯,最原始的动作,不华丽,但是有一种神秘的味道。
巫师退场后,就是蒙歌、马头琴、姑娘。

狂欢开始了。

女孩子,有换了蒙袍的,束起细腰,舞姿袅娜。
小伙子,基本是追逐在姑娘身边的,嗯,还得负责时不时拍照。
上岁数的人,也兴致勃勃,都牵着手,围成大圈,至于跳出来的是蒙族舞,还是大秧歌,只有天知道。
最快乐的,应该是小孩子,圈里圈外钻进钻出。

跳累了,退出圈子,站在后面的小山坡上,看。
看火光,看姑娘,看笑语。外带刷刷朋友圈。
黑炭评价照片,说,巫师像鬼谷子。
小雨摇摇头,不,更像钟馗上身。
呵呵



看星星,迷路了


火光渐弱,熄灭之时,也是晚会结束之时。
人群散去,我未跟随。
直到连栅栏外的车辆都开走了,旷野一片漆黑。
等的就是这个时刻。

抬头,看星星。
似乎全宇宙的星星,都在头顶。那些星星,就像胖娃娃,有在银河里洗澡的,也有在岸上玩耍的,还有躲起来时不时偷窥一下小伙伴的。
人说,天上一颗星,地上一个人。哪一颗是我,哪一颗是你,不知道。
只知道,有颗星,陪伴了很久很久。
一直看星,想牢牢记在心里,弥补去年稻城亚丁丹巴藏寨阴雨未见的遗憾,不对,其实,早就在心里了,看与不看,都在。

站到腿酸,想回旅社,环视四周,傻眼。
远处,点点灯火,祝酒歌声,偶尔还有烟花,但是,我迷路了。
旷野中,不识方向,没有人,真的没有。
凭借手机屏幕的微光,照着脚下的草,深一脚浅一脚,努力避开遍布地表的老鼠洞,往亮处摸索。至于踩到没踩到牛粪、马粪、羊粪,那是顾不得了。

回到大路上,长出一口气。
给周周打电话,问旅社的名字(出门时忘了看),跑到最近的人家,厨房里的大婶热情地给我指路。可是走到地方,发现那个旅社打头的字样和我的旅社接近,肯定是蒙族大婶听不太懂我的发音(捂脸)。
微信,到马背旅行群求援。幸亏叶姐在线,发了个位置共享。
摸回旅社时,流星站在院子里,贼兮兮的笑我,“迷路了?”
无言,真想踹他屁股……

友情提示,黑山头手机有信号,但是有的旅社在地图上导航无显示,晚上外出最好结伴,尤其是我这样的路痴。


Day2出发:7月28日


头盔、护甲、护腿、魔术巾、手套,武装到了牙齿。
没有戴墨镜,因为叶姐强调,有安全链的才能戴,草原上掉落物品,教练不负责寻找。事实是,即使去找,也很难找到。所以,戴眼镜的童鞋们策划骑行之前,最好去给眼镜配条链子。
可以携带腰包,零星物品放在有拉链的衣服口袋里也行。
我把手机放在腰包里。然而,没一会儿,就懂了,根本不需要。在马上,初学者不能自己拍照,我那个腰包,手机位置贴在胃部,还硌得难受。即便要带,可以学小西或者流星,选择存物位置在侧后方的包包。
手机、零食、拍照道具,放在越野车上就可以了,反正车是全程跟着的。



出发前,领队再次强调纪律。上下马必须由教练协助,不允许右侧上下,不允许做危险动作,增减衣服必须下马…
至于缰绳的重要性,不需要强调,大家都知道。毕竟,在马上,对于熟手来说,缰绳就是舵,而对于新人,那是救命稻草。这一点,我有深切体会。

我选择的是单手持缰,左手控,右手平衡或者辅助。个人看法,单手持缰更帅,而且对于新人来说,比较安全。感觉不妙时,可以用右手抓住鞍前的套马桩(西部马鞍)。
而萧家小姑娘则双手持缰,左右控,小人儿骑小马,稳坐,和小西一样,淑女范儿。所谓小马,只是个头小,另外,性子好,适合孩子,特地挑选出来的。



除此之外,要保持队形。
两位教练,打头一个,收尾一个。摩托车是始终跟在最后。越野车则跑一段,等一段。还有辆房车,是补给车。第一眼看到这房车时,惊叹制作者的想象力。车厢,就是仿照国外房车焊接而成,车头,是农机车头,还举着两根铲草垛的大门牙。当然,在镜头下,这样的房车极其带感。



救了一只羊


马队出发,初始慢走。

都在试着和马儿配合,尤其是新手们。
最重要的发音指令就两个,起步的“驾”,止步的“吁”。
最重要的动作则是左右带马头。马儿们不能靠的太近,蝇子叮得马难受,有的马就喜欢把头伸到前面的马屁股上蹭,因为马尾巴可以赶蝇子。但是有的马又喜欢踢,后面的马跟太紧,就容易出危险,所以一定要控制好方向和距离。



第一个饮马的地方,是个水坑。教练把马牵过去,饮好了,再牵回来,众人上马。不能让马自己跑进去,那样,想带出来可就吃力了。它会在里面打滚撒欢。额,谁都不想骑一匹刚打过滚,浑身泥浆的马。
离开一段距离之后,带头的哈教练忽然把指挥权交给了宁宁,说,“你带着队”。然后就掉头折返。

所有人都勒住马,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尤其是宁宁。



只见哈教练飞速回到水坑边上,下马,徒步进去。天呀,他居然从泥里连抱带拖,弄出来一只羊。如果没有特别提示,在我们看来,那就是只喝水的羊。鬼才晓得,它陷到滩涂里出不来了。幸亏教练发现了,否则,它的小命肯定没了。


带着那种挽救生命的欣喜,大家继续前行。

宁宁开玩笑,说,“哈教练抛弃了我,选择了那只羊,然而,我是多么的后悔,没有跟过去看呀!”
教练回答,“你责任重大,我不是把队伍交给你了么?”
宁宁说,“镖客在旁边呀,我可以把指挥权转交给他……”
矛盾么?我们可以抢着吃手抓肉、烤羊排,但是,我们也为救了一只羊而兴高采烈。绝对不矛盾。



脱镫,被收容


慢步够了,不知道是谁号召,“我们跑一段吧”,于是,驰骋开始了。
我的小八,虽然是匹跟随马,但是也很有血性的。我是新手,不知道天高地厚,就想抢第一,于是右脚一踢,加速。
从走速,到小碎步加速,到大步冲,这过程很快,也许就几分钟,然而,那种与马合二为一的感觉,那种默契,无法形容。似乎,天地间,只有我和它。在苍茫草原,辽阔天空下,只有驰骋。就连呼吸,都是合拍的。



是的,我们跑到了第一位。
跑一段,慢下来。再跑。这个时候,已经分成两个梯队了。萧姐和宝宝,Julia,这些新手落后。宁宁、流星、镖客在前面。
我试图催促小八,再抢一次第一。然而此时,意外发生了。
右脚,有宿疾。先前被脚镫磨肿,我是知道的。但是此时,可能因为过度紧张,彻底失去了知觉。右脚脱镫。
立刻大喊。


疾跑过程中,新手脱镫,这是很危险的。

心里明白,自己坚持不了多久。
教练飞奔过来,喊,抓住,抓住。
紧紧拽住缰绳,节奏乱掉了,小八也开始乱踢。
左脚脱镫。



身体更加控制不住,在马背上颠起颠落。
戴着手套的手,被勒得生疼,唯一的念头,就是不被甩下去。
坚持到教练抓住小八的缰绳,马停,被扶下来,已经不会走路了。冷汗,一层层。
休息,再次上马,发现不能跑了。大概就是狂奔那一阵子,岔了气。只要颠簸,感觉肋骨就要刺穿胸腔,五脏六腑似乎都在剧痛。


那次在
川西骑马,知道屁股会痛,后背会痛,浑身都会痛,但都是可以忍耐的肌肉疼痛,而这种胸腔的疼痛,难以忍受。
于是,我成了被摩托车收容的第一人。
三哥带着我,先是慢悠悠跟在马队后面,给我讲,姿势哪里不对,又指着队伍说,你多看那些骑得好的,开始学骑马,都是要模仿的。最后,索性把我送到越野车上。
尴尬地冲宠妻狂人打招呼,“嗨,我来和你作伴了。”
他淡定地回答,“关车门,热!”


草原鼠


午休。
飞飞和毛毛,忙着在房车上给大家弄饭。
忽然有人看见,一个小小的影子窜过,钻进不远处的地洞里。
草原鼠!



于是,炸了营。这帮家伙兴奋地要求捉老鼠。
宁宁带着鹏哥,骑摩托去远处的水坑里取水。
不能用储备水。储备水是洁净的,供队伍日常都不够,要是用来捉老鼠,叶姐非得和我们急。
我记得,是灌了两桶水,把那只可怜的草原鼠逼了出来。拴上根红丝带,给小朋友牵着玩。
有人说,要晚上用它加餐。别怀疑,这是完全可以的。草原鼠,没有什么病菌,肉质鲜嫩,很多人吃的。而且,它不是好东西,是草原祸害,不应该姑息。然而,打着不影响大自然的口号,最后,还是放生了。我觉得,更重要的原因是,没有人愿意动手,杀掉一只看上去很可怜的小小小~老鼠。



午餐,简单的盒饭,但是里面那个炸菜丸子很好吃,不知道是什么做的。
困劲上来,把防潮垫铺在房车肚子底下,横七竖八地小睡。
草原,基本看不见树。没有挡头的地方很热很热,房车底盘高,在下面睡觉,小风一吹,凉爽。
睡醒,别人骑行。我坐车,只有寄希望于,明天可以好起来。


小插曲

(一)
别人都在午睡时,涅槃和鹏哥顶着炎炎烈日,低着头,坐在草地上进行学术研究。
四下无人。
研究课题是“什么叫做涅槃重生”。
半个小时后,涅槃受不了了,商量,“鹏哥,咱两换个地方吧,我快被晒焦了。”
鹏哥回答,“好。”
中间,小西开玩笑,跑过去踢了鹏哥三脚,啥都没说,然后就走掉了。
涅槃做了个鬼脸,说,“我懂。她是问,咱俩聊啥呢?聊啥呢?聊啥呢?一脚一句。”
呵呵



(二)
宁宁翻出桃子来,说,“洗水果,大家吃桃子“,那声音、语气,是相当的淑女。
野外,我们使用的是充气泵瓶。把水从房车储水箱装到瓶里,喷口出水。
结果,宁宁按了按喷口不出水,大叫,“哎呀,妈呀,这个压力不够呀”,然后咣咣咣打气加压。女汉子本性暴露无遗。
后来,宁宁说,“我是想装装萌妹子的,结果第一天就这样露馅了。”


宿营


下午四点左右,在蒙古族朋友牧仁的冬季牧场宿营。

学会了,在太阳下山前,要把被子摊在草地上晒出潮气,否则睡着不舒服。
学会了,怎么搭帐篷。呵呵,只是学会原理而已。始终是别人帮忙拆、装。
不要笑话我。冰冰和小西同住,冰冰也只是铺床叠被,而小西,负责喊人帮忙。
女生的帐篷,多少都需要男生搭把手的,不说别的,打地钉,拔地钉,都是力气活。



晚饭前,大家凑在大帐篷里玩真心话大冒险。道具是流星的手机,里面有个声控小游戏。只要人大喊,手机里的小人就会走呀、蹦呀、跳呀。谁的声音让游戏跑得最短,谁就算输,要回答问题。一圈过后,涅槃被吸引过来了。本来应该是鹏哥输了,他正发愁呢,结果涅槃尖着嗓子一喊,所有人都被吓得跑出帐篷。鹏哥得救了……




开饭,火锅。居然是清汤、红汤分开的,很丰盛。毫不夸张地说,这顿涮羊肉是骑行过程中最好的一顿饭。
叶姐的口头禅是,“明天吃什么,别问我,我不知道。明天会不会下雨,别问我,我不知道”。
嗯,菜会坏掉,不可预测事件会发生,我们都遇到了。



收拾好碗筷后,发电机开始发电。每天就发电一个小时,有人需要充电,可以这个时候进行。不过还是建议自带大容量充电宝,因为人多,手机、平板一大堆,插座不够用。
天黑,基本就洗漱钻帐篷了。第一天么,大家都累,需要适应适应。
洗衣服,不用考虑,没条件。

洗澡,可以。野外三晚,额外收取200大元沐浴费。用叶姐的话说,烧洗澡水要发电,水箱空了要去牧民家打水,要付费,都是钱呀!


呵呵,看到水流那么小的沐浴喷头,我就放弃了。装点冷水,躲进帐篷,用一次性毛巾擦擦完事。
除了一次性毛巾,推荐给大家的露营必备用品是压缩袜子、一次性内衣。
至于头发么,萧姐用了免洗喷雾。我是用魔术巾把头发束起来,效果也不错。
嗯,还要推荐无印良品的旅行枕,叠加到帐篷自带的充气枕上,舒适度顿时提高不止一个等级,绝对出门利器。


最神的是涅槃。她坚持用整套的洗脸流程,在泵瓶旁边,认真地清洁。发现少拿了一样东西之后,她抬起满是泡沫的脸,站直身子,冲着自家帐篷方向大喊,“老公~把我化妆包拿来”。那声音,响彻营地。然后,就见宠妻狂人出现,手里捧着一个硕大的化妆包,其移动速度堪比闪电。
流星总结,“妹呀,你是恨不得把所有东西都弄到帐篷里去,反正帐篷里的事,你说了算!”
众人狂笑。
对,女孩子们真正的出门利器,其实,什么都比不上一个宠溺自己的男人。

萧姐家的帐篷就在我旁边,听见英文广播的声音。那是小姑娘的每日功课,早晚都要听英语,这孩子真用功。


Day3 深入草原腹地:7月29日


客人里面,醒得最早的,应该是萧姐,她带着孩子,打开帐篷门,躺着看日出。看完日出,继续睡。
起得最早的,应该是我。
看着教练他们把光背马儿牵回来。
闲聊才知道,出越野队真的很辛苦。



草原上不好栓马,牧民就发明了“马绊”,用牛皮绳编成“三角绊”(或“顺腿绊”),系在马的两条前腿和一条后腿上,让它既不能快速奔跑,还能在一定范围内移动吃草(顺腿绊是栓一条前腿一条后腿)。
半夜,要起来看几次马的走向。不要小看马的能耐,拴着腿,一夜之间,它们居然还可以跑出几个山头。
凌晨,工作人员要去找马,带回营地,加喂精料,上鞍,做好出行准备。
每个晚上,他们能踏实睡觉的时间都不长。
可惜骑马不喝酒,否则,真应该敬他们一杯。



早餐,面包、小菜、奶茶、西米丹。
奶茶没什么好说的,袋装,淘宝都可以买到的普通款。
西米丹,涂在面包上,超赞。这是一种有俄罗斯特色的奶制品,用离心力把牛奶分离脱水后的产物,比奶油好吃,不腻。



雨中曲和装B神器


出发。
委屈了“小八”,看着别的马儿跑在前面,它想跟上,但是只要小步颠起来,我就勒缰绳。
不怕慢走不怕跑,就怕小步颠。
马一颠,扎心。
很难控制它不跑只走,为了不影响队伍正常行进,我又被收容上车了。



日晕,三哥说,会下雨。果然,开始飘落零星雨点,马儿高兴了。
下雨,蝇子就少,马儿不痒痒,撒欢地跑。跑到一个小山包上,教练命令所有人下马,但是不许停,要牵着马溜达,因为马儿出汗了。
射雕英雄传里面,汗血宝马的描写大家都看过吧?实际上,马出汗就像狗吐舌头一样,是为了降温。所以,当马出汗时,就要让它休息,但是又不能彻底停下来,要慢慢缓解,否则,马会生病。

叶姐开始分发雨衣,镖客拒穿。他说,“不穿,外面雨水淋湿,穿了,里面汗水浸湿,反正都是湿,无所谓了“”。其实他说的也没错,真是这样子的。

雨,断断续续下。幸好,饭点停了。吃过牛肉面,一群人钻到房车底下玩24点。心算最快的是Julia,赢多了,她洋洋得意地说,“我是干什么的?大财务呀,必需算得快。”



下午,继续骑行。
大约六点多,队伍拉到一个草比较好的山坡上拍全体照。放马奔驰,冲过来,冲过去。很多精彩镜头,就是这天抓拍的。
偶遇马群,三叔兴致起来,给我们表演赶马。可惜方向反了,他把马赶到了很远很远拍不到的地方。
集体抗议,我们对三叔说,需要那群马做背景,快赶回来。三叔只好又去忙乎。
偷笑,不能让马主人知道这事。要是主人看见了,会心疼的。草原上的人,视马如孩子,谁敢折腾自家的马,主人就和谁急眼。



流星的牛仔装最上镜。
有人要借他帽子拍照,他递过去,吹牛皮,“小心点,1200大元呢”。
大家讨论,他那腰包上的流苏是干啥的,到底咋弄出来的。
流星更得意了,结果,小朋友口齿清晰地冒出来一句“这不就是装B神器么!”……
额,孩子总是说实话的。

然而,最神奇的装备还是教练的马靴。我们看见教练从里面掏出来过纯净水、打火机、烟、刀子、手机。
有人好奇地问,东西放里面不会掉么?
教练说,会。曾经有一次,他驯马,折腾完,手机不见了……



马术


磨着教练表演马术。他秀,在马背上各种蹲、站;把帽子扔到远处,纵马去捡;镫里藏身。他的马还会站起来,两只前蹄摆POSE。看得三叔有点心痒痒,也想这样让马站,可是马儿不听。教练笑,谁的马儿听谁的话。反正,教练上去,一个呼哨,马儿就乖乖。



歌会


是日,鄂温克牧民梭龙家草场野营。
晚饭后,微弱灯光下,围坐,嗨歌。

哈教练,蒙语“ 梦中的额吉”,想妈妈了么?
宁宁,“沧海一声笑”。Julia形容,那是虽断犹连,绵远悠长。呵呵,宁宁擅长的是古筝,笛子并不熟练,但是这种氛围下,吹这支曲儿,应景。
冰冰,走沧桑铁汉路线,时不时拿起手机看一下歌词,甚是投入。
镖客,BEYONGD的歌,有几分家驹味道。
鹏哥,重的是量,多首,处女座本色。
萧姐要带小朋友睡觉,只能先退席,但是事后她说,有全程听完歌会,就是对不上号,不知道哪支歌是哪个人唱的。

夜,又下雨了。帐篷压得很严,不会进水。在淅淅沥沥的雨声中入睡。

Day4 角色扮演 草原大片:7月30日


上海英语驯马第一人

控马技术逐渐熟练。Julia开始飚英文,一飚英文马就跑,效果堪比涅槃唱歌。对,英文中还掺杂着上海话。
中途,以宁宁为首的第一梯队停下来休息,Julia声音无比狂野地从后面冲了过来。 “Come on! You are wonderful —”,“You good boy. You awesome!Come on and beat them. Blablabla”
马儿被带飞,全部撒腿狂奔。
好不容易停下来,大家都对Julia竖起大拇指,“姐,你是
上海英语驯马第一人,咱们都服你!”



夕阳队和谎报


涅槃的马,是匹好马。究其原因,当初报名参团时,她说自己骑了十年。所以分给她的是“闪电”。鹏哥很羡慕,当发现涅槃不能跟上第一梯队,落后到和萧姐家小朋友作伴时,鹏哥开始打“闪电”的主意了,时不时问,“能不能让我骑一下你的”。
涅槃拒绝,“我们是有感情的,你不懂。”
涅槃从第二梯队继续落后,掉到了队尾。


鹏哥又问。

涅槃还是不答应。
鹏哥开玩笑,“哼,宁可成为夕阳队,也不让我骑你的闪电。你这是谎报骑技。”
涅槃一本正经地回答,“没谎报呀。我本来就骑了十年。”
“对,十年,每年半小时,上马溜达一圈。”
“他们又没问我,到底水平咋样,只问我骑过几年。这可不怪我。鹏哥,你是报的时候太谨慎了,只说自己骑过2年,那把你的马技略降了一筹,你的马不如流星快,这可不能怪别人。”
看着涅槃那得意样,大家又哄堂大笑。


我吃不饱


那天,房车坏在半路了,打电话喊人送零件过来修。午餐,没法做,临时从牧民家采购。牧民家的米饭全都被买来了,还是不够吃。


小朋友扒拉完自己碗里的,冒出来一句,“我吃不饱,谁给我点啊”,大家都没反应过来。
小朋友又说,“我吃不饱”,这次声音有点委屈了。

宁宁骨子里的母爱顿发,要拨些米饭和菜给她,特别温柔地凑了过去。结果被小朋友断然拒绝。“你骑得快,我不要你的。”

然后小朋友指着旁边的鹏哥说,“你给我点。”

宁宁愣住了,这还能被拒绝?看着宁宁和鹏哥都被打击,大家都憋笑憋到内伤。

冰冰落马


行程安排里有一条,组织者提供民族服装,可以拍草原大片。傍晚,换好挑选的衣服,去繁花山谷拍落日。
上山途中,又一桩意外。
冰冰的“大圈儿”踩到鼠洞,一条前腿跪下,身子一歪,另一条前腿也跪下了,冰冰被甩了出去,马儿挣扎着起来,从她身前跃过。冰冰缩成团,一动不动。围拢过去的人不敢碰她,问,“怎么样?哪里痛?”她低声回答,“没事,让我躺一下。”过会儿,坐起来,说,“真没事,我护住头了,幸亏大圈儿没踩我。”
记得午休躺在房车肚子底下聊天时,冰冰和萧姐说,“我怎么觉得自己有被迫害幻想症呢?今天我一直在想,要是从马上摔下来,要用什么姿势。”当时大家还笑她太紧张了。没想到,这就应验了。
冰冰一本正经地告诉大家,“真的用的就是我一直想的动作呢!这套动作在我脑子里都转了一天了。”
……

不劫财只劫色的江洋大盗


我扮演的是侠客。身穿夜行衣,脸覆蒙面巾,头上束头巾,全黑。上到山顶,拜托摄影师周周,务必要拍出一人一马夕阳下的感觉。然后企图纵马狂奔,唉,“小八”不知道怎么了,就是不肯快跑。周周无奈,喊教练来带我。教练在前面跑,按理,“小八”会追上去,可是,它居然没追,就不紧不慢。试了几次,都没成功。只好静立于斜阳下,完成了我的侠客照。

装完侠客,骨子里那点痞性露出来了,开始四处调戏妹子。
首要目标是小西,她扮演的是香香公主,长裙,飘带,帽子上还装饰着绒绒球。她跑,我追。追到了,我仰身勾她的下巴,她躲避,这个镜头居然被摄影师抓拍到了,帅呆了!


下山,我手里晃悠着一朵小花,在马上得意洋洋。扭头看见萧姐,说,“大美女,让我调戏一下吧”,随后就把花递了过去。萧姐先是拒绝,“我可是有老公的人,回家要是被老公看见照片怎么办?”不过在我和周周两个人的威逼利诱之下,萧姐屈服了,伸出小手,接过我的花。这段视频,后来被我做成表情包,配的字幕是“路边的野花必须采”。呵呵,至于萧姐回家怎么解释,那我可就概不负责了。f小西说,我不像侠客,像要去打劫的江洋大盗。我回答,我不劫财只劫色。

回到营地,服装没脱,继续调戏其他妹子。结果,被彪悍的宁宁反调戏了。然后又被冰冰给了个过肩摔。哎,看来想采花也不容易呀。


双坑与蛤蟆


那天,架不住鹏哥央求,大家让他试了试另外几匹马。于是,鹏哥让涅槃的闪电真的闪电了一把。而宁宁的马则尥蹶子,甩了他一头牛粪,幸亏他当时戴着头盔呢。


至于让他过瘾的理由,大家说,是看在他挖厕所的份上。
事情过程是这样的。


草原露营,第一件事就是旱厕。挖坑,固定遮挡席,然后把铁锨插在挖出来的小土堆上。使用的人呢,用完了,拿起铁锨,填两铲土,等到第二天早晨拆营地时,那坑基本就填平了,只要修整一下,把遮挡席收好,就一切OK。
除了工作人员,就是鹏哥挖过厕所。而且他还特别卖力气,挖的是双坑。美其名曰,可以蹲在里面聊天。
然而,当他和镖客一起开心地实践时,有只蛤蟆忽然跳了进去,二人皆脸上变色,恍如
泰山崩于前,行动一致,提起裤子,换到旁边地沟里解决……

Day5 聚散两依依:7月31日


最后半天的路程跑起来最舒服。大家骑马水平也都有所提高,上山、下山、蹚水,追逐中结束了此次穿越。
在八妹家门口,下马,马儿上运输车,统一载回马场。
所有的人都在和马儿告别,抱抱马脖子,摸摸马鬃毛,贴在马儿耳朵边,说悄悄话。
涅槃最夸张,哭得稀里哗啦。

流星拍拍她的肩膀,意味深长地说“妹儿啊,你是重感情的人。”
蒙古包前面,托着酒盘子的大婶开始放音乐,唱下马歌。
一个个顺序走过去。
能喝的,接过酒杯,敬天敬地敬祖先,三杯。
不能喝的,谢过大婶,低头,让大婶给带上哈达。

蒙古包,吃肉、喝酒、唱歌、跳舞。
涅槃还是想她的马。宠妻狂人哄她,“要么,回家之后给你开个马场?”
涅槃点头,“好,老公,那把我的闪电买过去。”
流星建议,“妹夫,把整队的马都买过去才好,我们去
山西找你们,大家一起嗨。”
涅槃终于被逗笑了。

旅行,就是这样,有欢笑,有泪水。有美景,有朋友。有相聚,有离别。这不,他们在群里商量着,什么时候,要再来一次草原呢!
最后,附上萧家小朋友的暑假作业,全英文骑马图一张,真该好好夸奖夸奖这个聪明的小家伙。



About Travel

马背上的长途旅行

2018|春夏纯正草原线路活动链接

开始报名



报名·咨询

187582853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