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物车 (0)  
亲,您的购物车空空的哟~
去购物车结算
其他帐号登录: 注册 登录
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日 :8:30-20:30
联系方式

联系人:叶女士

电 话:15049751015

邮 箱:2055769291@qq.com


website qrcode

扫描查看手机版网站

徐维尼的草原跟车穿越之旅

前言:徐维尼没有骑马旅行,但是有一颗游牧之心。这也是我取名“游牧之心”的原由,虽然草原游牧时代已经进入历史尾声,这一页终究是翻过去了。



从呼伦贝尔的草原腹地回到熟悉的城市,已经快一星期了,可是……每天想得最多的,还是历历在目的草原往事,蓝天、白云、马背、羊群、繁星、露营、跟车、骑行……有伙伴做了一个4分多钟的快骑视频,配了许巍的经典歌曲“曾经的你”,我好喜欢,看了又看,听了又听,并且单曲循环直到现在……

7月上旬,温小小在微信上发给我一个链接,内蒙古草原马背穿越,简单沟通后,知道可以跟车随行,我们就立即愉快地定下了行程,那时,对于这次旅行,好似暑假的一个出行任务,茫茫一个月,总归是要去一个地方的吧……

睡了一晚首都机场之后,8月3日早晨,我们到达了海拉尔,提早到一天,是想要做一天海拉尔休闲市民,吃吃喝喝,看看电影,打打瞌睡,对于即将开始的草原之行,除了看过几篇公众号里的相关文章之外,我没有做什么心理准备,想着一切就到时候再说吧,反正是——跟团的,甚至到8月4日晚上,恍惚地觉得,是不是像江浙游一般,该启程回家了。

8月5日上午,用随行的电脑发出一封工作邮件之后,(是的!这次旅行的开始,我居然漫不经心到把电脑都带出来了),我们坐上了去黑山头镇的汽车。司机小衣是蒙古族人,不会说蒙语,他很开放,和我们一路聊天,谈笑风生。

车驶出海拉尔市,视野一下子开阔了好多,我开始兴奋地拿着相机拍云,拍草原,拍路边吃草的羊群、牛群;当车驶入草原小路的时候,蓝天、白云、绿草、牛羊~ 我的眼睛开始忙不过来了,小衣说:“你们之后几天看到的,都是这些啊!而且会比这些更美!等到周四中午来接你们回海拉尔的时候,一个个的,肯定就是灰头土脸啦!别看现在打扮得都挺漂亮的~ 哈哈哈”。

好吧,徐维尼的草原旅行,就是从小衣的车上开始的……

8月5日下午,接触到了本次旅行的后勤总管——高高瘦瘦的小黄同学,分配现代蒙古包标间,安排下午试骑时间,带大家穿戴骑马装备。我因为髋关节功能受限,没有能力骑马,选择了全程跟车,但也过去凑热闹,看温小小试装备、试马,给她拍照。小黄给大家发防风头巾的时候,我想自己并不骑马,就没有拿,他硬是给了我一条,说“每个人都有”,后来回家整理时才发现,原来这是“牧马之心”的纪念品呢……

那一天的下午是很晒的,我拄着双拐走路,一下子没有适应凹凸不平、崎岖的草地泥路,每一步就都走得很慢、很仔细。来到马厩,看到每一批连连点头的马儿,四处散发着只有在动物园才闻得到的臭哄哄的气味,感觉自己闯入了一个专业的领地。

“Ladies and Gentlemen! 欢迎大家来到马背旅行……”,这是教练的开场白,他很通俗地讲解了如何接近马匹,怎样保持安全距离,怎么“加油”怎么“刹车”,还扭了扭胯部,提示这是驾驭马匹的关键部位。也就是这个动作,让我灭了找机会骑在马背上摆拍照片的念头,因为我的左侧髋关节是坏死的,是功能受限的,马背的宽度,对我而言是超出极限的。



前一天,领队和我沟通过,说是为体能尚可的温小小安排了一匹比较灵活的马,到了现场,我们知道,它叫黄花二号,矮矮小小,背上有黄褐色的花纹,所以得名黄花二号(一号比它更高大)。

温小小跟着大家一起出发试马的时候,二十几人的马队就一一从我眼前经过,那种现场感瞬间把我击中,很震撼……

他们去试马,我没法拄着拐杖跟去,就在马厩里呆着。这时,有位之前一直在干练地和大爷讨论哪匹出哪匹不出的女士招呼我到阴头里去坐一会儿,正如我的猜测,她就是叶丹。

“你要注意安全,最好离马10米远,因为我们一般人如果有什么事马上能够逃走,你就会不太方便……”这是叶丹和我说的第一句话,我把它视为重要的警示,四天的行程里,都和马儿保持远远的距离。

温小小试马回来,说自己被教练安排进了慢组,听口气是有点遗憾的,但总归是要听教练的嘛!

晚餐吃烤全羊,因为之前去参观了民族博物馆,回顾了成吉思汗的丰功伟绩,对于敬天敬地敬自己的仪式,深感敬畏。

8月6日早餐之后出发,我坐在车里,跟在马队的后面,就这样开始进入草原腹地,看不尽的蓝天、白云和绿草,前方的马匹慢慢前行,这大概是我与大自然最近的一次接触了,并且不知怎么的,总是想到电视剧《西游记》片头片尾的一些骑马的画面。

在第一个休息处,温小小很开心地告诉我说,自己开始感到能够适应了。

到了第二天,温小小告诉我说,黄花二号总想要做头牌,总是跑到最最前面,可惜它肯定做不成头牌,因为有教练跑在最前面。是的,对于慢队,好像有四名教练,一前一后,一左一右,他们总是东张西望地看向每一匹马,每一位骑者,特别会多一点关照青少年。和谢老板的妈妈聊天,老人家说,有小孩子的呀,一定要负责的!

广袤的草原

可以说,草原像海洋那样宽广,一片连着一片,草的尽头就是云,就是天,我几乎有一种错觉,好像自己一直走、一直走,就可以走到天边。

其实我很少走路的,因为要保养髋关节。但不知怎么的,在草地上,能够感受到自己很想多走一走的愿望,草地踩上去的感觉和水泥地、柏油路是完全不一样的,草地是软软的,即便摔倒也不怕,也许,这就是一种被草原接纳的感觉吧。

那一晚,温小小和我并肩坐着看日落,感谢叶丹用相机留下这一刻。

星空下的露营

是的,我们是真的要露营,要自己搭帐篷,要低下身子钻进钻出,帐篷里可以开窗,有两道门,迪卡侬的品牌包揽了本次露营几乎所有的装备。这是我的第一次露营,第一次把天当被,把地当床。后悔没有先学一点观星的知识,好在团队里有懂行的青少年,我们分明是在勺子样的北斗七星旁看到了流星,还有木星,还有清晰的银河……亲眼所见,是刻骨铭心的。



温顺的马匹

和每一队的旅行者一样,最后一天是最 high 的,因为马儿可以在草原上飞奔很久,如果骑手控制得好的话…… 我也是在最后一天,才最近距离地看到了马儿的飞奔,它们大多低着头,低垂着眼帘,任劳任怨地向前飞奔,那一刻,我想到的四个字是——负重前行。

专业的教练

因为我们的车是跟在慢队后面,我看到最多的就是坐在马背上跑前跑后的教练,看到他们轻装骑行的身姿,刚柔并蓄,是一种特别有生命力的美!教练爱护每一位骑者,也爱惜每一批马,在狂奔一阵之后,要求大家减速,下坡的时候,牵着马儿走,让马儿休息,这也是我第一次了解到,马儿是很辛苦的,也是很容易累的,很容易受伤的,是需要休息的……温小小的黄花二号,就因为太累了而提早一天回家休息去了。


           

有理想的团队

第一天露营时,我看到叶丹独自在帐篷前面向草原练习尤克里里;第二天露营时,我听到周周午饭后用口琴吹奏“雪绒花”…… 在没电没网的大草原,可以用琴声与大自然对话,真是太美妙了…… 也许以后,还会见到在日落下画画的旅行者呢~

下午闲暇的时候,后勤小黄会拿出一本介绍人际沟通的书翻看。在我看来,小黄已经很有沟通意识和能力了,他说自己还想做得更好一些。

原来谢老板还是个码农,每个月还要到南方出差继续编程,作为一个六岁孩子的父亲,他很懂得为人父母想为子女拍照留影的迫切心情,我们这一队,大大小小有6个孩子,三个家庭,六位想要抓拍孩子一切的爸妈和一位时常带着满满爱意“训斥”小弟的表哥;原来叶丹和周周的文笔是那么的细腻深动,慢慢描摹草原上的一切,感谢周周抓住夕阳的尾巴,为我和温小小留下了一张珍贵的草原合影。


亲近大自然,是人类的本能;长时间在大自然中工作,一定是受到了某种动力的驱使,这,大概也是我回来这么几天,一直心系草原的原因吧~

最后,也是最最重要的,感谢温小小一路的陪伴与照料,你承担了一切,让我看到大自然最美的风景,和风景中最美的你!


文/徐维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