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帐号:
密码:
忘记密码?
使用其他帐号登录:
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日 :8:30-17:30
联系方式

联系人:叶女士

电 话:15049751015

邮 箱:2055769291@qq.com


扫描查看手机版网站

【马场日志】稠李花下

草 原 往 事

Hulunbuir

极目青天日渐高,玉龙盘曲自妖娆。

无边绿翠凭羊牧,一马飞歌醉碧宵。

稠李花下


  稠李子花应该被赞美,但我从没在文学作品中见谁描述过她。因职业关系,我的朋友圈里有无数呼伦贝尔旅游从业者,他们展示各种美景,以及现在流行的各种人物跳跃动作。极少见他们炫稠李子花。我窃喜,或许很少人见到稠李子花开,即使是草原上的居民,忙于劳作,对于毫无经济价值的白花花无暇欣赏。

  第一次听说稠李子这个名字,是20086月,坐火车从阿尔山南下。下午,淡暖色的阳光照进绿皮车箱,穿行在南大兴安岭密密的森林中,弥漫着大自然和人类文明及其融合的气息。快速前进的列车,明暗快速转变,忽而一树百花探进车窗,随即消失,隔了一会,又探进一树白花。绿皮车厢就这么擦着花树而过。我请教了车里的当地人,这开花的树名叫稠李子。

     2014年,虽居草原上,但忙于琐事,也只见得村里人家院子里栽的稠李子。而河滩对岸繁茂的稠李子花一直未见上一面。直到2015年,居所离河滩不远,并且有小伙伴飞飞作伴,发誓不再错过花开的季节。

  草原上5月中旬已渐回暖。我俩骑一小电驴,开始寻花之旅。大铁桥附近的河滩算不上美艳,甚至不如浙江山水灵动,且这两年都在修路,黄沙堆积,确实不美。道路边的稠李子花虽也盛开,但沾染了灰尘,竟没法让人心生爱恋。弃主道,推车深入,方能觅得仙境。地面坑坑洼洼,骑车的人手抖得发麻,坐后座的人屁股快被颠烂。

  沿着河水行进,渐入佳境。视野中已无黄色,满屏嫩绿、湛蓝和洁白。对岸高山屹立,河岸两侧皆是白花,直到视野尽头。脚边的水面浮满花瓣,塞外版“冷月葬花魂”,无凄凉之意,有阔达之美。

路过一小丛灌木,发现一群马正在埋头吃着。略西斜的眼光照射在马背上,鬃毛油亮。我怕惊扰了他们,只轻轻往前挪挪,他们远远看到我,并不理会,自顾自吃草。我静静待了几分钟,后心满意足离开。走远后,再回头看,马和阳光的位置已变动,画面失去了最完美的结构和光影。

我俩继续行走,要寻一处避风的花镜,最后到一小片平坦地,三面花墙挡住,最适合搭帐篷里。眼看天色渐暗,得赶紧回家拿帐篷去。没有选择来时的路,而是往东,估计能更近些,后来为这次不走寻常路付出了时间代价,回到居所时已天黑。

  河滩的路不靠谱,早在去年我就深受其害。走着走着,遇见烂泥潭,人能踩着干草跳过去,电动车去无法推过。只好继续东行,眼看村落就在前方,却被铁丝网统统拦截。又不甘心放弃,折回原路的花至少有得多加半小时。狠狠心继续推车前行,在一群羊群身后发现一小扇开着的铁门,很快便上了水泥道,从垃圾堆穿过,回到居所。

  匆忙吃完饭,又为要不要去露营万般纠结,天色已黑,但不趁着今日这般冲动去恐怕来日又要被琐事耽搁,花期短暂,不等人。狠狠心,哄骗了小胖,到储藏室摸出头灯,把两捆被子塞进布袋,扔进三轮车后斗。飞飞挑了两个搭建式帐篷,事后我更坚定了在草原上为了应对随时来的狂风暴雨立抛速开帐篷是多么重要

  就这么顶风出动,路本就颠簸,两轮车尚有减震,三轮车可没减震啊,本就冷得发抖的双手几乎被震得不属于躯体。到达目的地时,小胖肯定肠子都悔青了,被这两个疯婆子骗得好惨。故事总有更凄惨的发展。

  镇定地开始搭帐篷,欲哭无泪,狂风下,原本5分钟就可以搞定的帐篷花了我们整整40分钟才搭完。内帐勉强搭好,瞬间被风吹垮,扁平瘫倒在地,让我如何把外帐扣上!难度相当高,在绝不能弃营回家的精神支柱下,总算完工。幸福的是,外帐支撑好后,抗风能力优秀,风吹不倒。躲进帐篷后,顿觉温暖,风声入耳,寒意难侵。定了定神,听着风声渐轻,我钻出帐篷,扣紧冲锋衣,附近散步,哇靠,风真小了,这不是逗我玩吗?半小时前那股恶风呢?

  这一夜,睡得安稳,再没有风。下午脑子中完美的花下夜宿竟然如此狼狈不堪。4点天微亮,叫醒我的不是虫鸣鸟叫,而是远处村子里牛羊小贩的卡车不断播放“收牛犊咯”!

电驴君,辛苦了/dreamfar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