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帐号:
密码:
忘记密码?
使用其他帐号登录:
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日 :8:30-17:30
联系方式

联系人:叶女士

电 话:15049751015

邮 箱:2055769291@qq.com


扫描查看手机版网站

【草原往事】我在呼伦贝尔经营骑马旅行第三年


     2016年,是我在呼伦贝尔经营骑马旅行的第三个年头。

    5月初,冰雪初融,从虹桥机场飞往海拉尔。租的房子是用来接待夏天的游客,并无取暖设施。水管结冰,水泵无法使用。夜晚去上个茅厕,出门左转到院子里的露天茅坑,风呼呼吹,无暇仰天赏星星,其实,那是件特美妙且有艺术范的事情,辽阔的荒原上,漫天星斗,初春冷冷的气息,神清气爽。并且,没啥网络信号,也就是说无法一边如厕一般刷微博,当时微博仍占据大半江山。当然,最郁闷的事情莫过于忘带厕纸,所以我们在内墙上摆了一筒圈纸,然而第二天,它消失了,或被风吹走,或被马啃了去,在青草未出的季节,干草和厕纸可能口感类似。直到过来一个月,水泵终于装好了,抽水马桶可以使用,立马感觉回归了现代文明。

    6月,院子里的土地翻了翻,撒上菜种。而后,蔬菜贫乏的困境终于慢慢缓解了。村子里唯一一家杂货店,老板成为我一个很要好的朋友。几乎每天我都会去他店里,堂而皇之坐在仅有的一张桌子边,摆开手提电脑,开始上网,他们家有宽带。这个杂货店也是大巴车的终点站,是本村人流量第二大的公共场所。排名第一的是牛奶收购站。


  

图:陈巴尔虎旗蒙族牧民家/丰收节


  于是,我在村子的名声很快便传开了,当然,整个村子也就几十户人家。我每天骑个绿色的电三轮,从东头到西头来回穿梭。铺满牛粪的泥路走了千万遍,沿途的凶狗仍然不认识我,每每都要咆哮着追出几十米。



  至于2014年的经营状况,没太多值得记忆,对于人生长河,赚钱或亏钱,往往也只在算账时有过喜怒哀乐。



  期间,我拐了两个外地小朋友来帮我工作,一姑娘,一小伙,20岁,吃苦耐劳,工作卖力。他们来骑马那天,下雨,只能待屋里,于是我就指着屋外的草原跟他们谈起草原种种,草场多少钱,羊肉多少钱,噼里啪啦。后来他们就来给我帮忙。



  我很幸运有他俩的陪伴,因为这是个鸟不拉屎的荒蛮之地,光有脑子没有动手能力的大学生不适合这里,包括我。他俩弥补了我的很多缺失之处,简单修理水电,杀羊杀鸡,抓蚯蚓,各种打杂。不嫌弃简陋的居所,这些品质都是值得赞美的。

   2014年,9月,我离开了那个村子,门口的路终于修好了,通往杂货店。1公里的牛粪路终于不用担心下雨天被深陷其中。第二年的夏天,我偶尔回这个村子几次,这条硬化的水泥路仍然被牛粪覆盖满满。


20154月,抵达呼伦贝尔的时候残雪未消。一天内,就下了三次雪,几天后,又刮了一场小小沙尘暴。

  这一年,物质生活有了明显的改善,我们脱离了村子,来到了镇上,有四家杂货店,一个邮局,一个加油站,一家联通营业厅,于是生活万般便利。买菜买肉买面只要迈腿到马路对面便有,虽然品种仍然稀少。取钱拿EMS500米外的邮局便是,再也不用为给摩托车加油而往返15公里。



  最幸福的是,镇上通了光纤,我死皮赖脸去联通营业厅各种催促,7月终于安装上了宽带,幸福感瞬间满满。



   2015年的小镇,居民日子并不顺心。干旱,缺草,7月底,往年已是收割青草的日期,我跟着邻居开面包车往草甸子前进了20公里,仍然是稀稀拉拉。奶价,猛降,散户奶价从最高峰4.5/公斤直降1.9/公斤,强迫散户转到挤奶平台,挤奶平台的奶价会高一些。散户被洗牌,养一天牛就是亏本一天。于是居民卖羊卖牛纷纷投入到旅游大军中,盖旅馆开饭店开马场,商户数量比前一年翻了45倍。结局自然是少数欢乐多数愁。经常会有当地人找我咨询,希望我能帮助他现有的生意,其实我很难给他们好建议。



  陆续,我认识更多的蒙族、颚温克族,稍稍接近草原文化。我企图了解草原的灵魂,比预计中难度大,该去哪里找,如何去跟他们沟通。所以说,绝大多游客来呼伦贝尔匆匆一游,根本无法得到草原的本质,连真正的风景都是难以窥视,跟何况人文。



  至于2015这一年的生意,可用草原甄嬛传来形容它的勾心斗角。